森塞儿

A团红担紫蓝苏,女idol最爱小嶋阳菜和生田绘梨花,WOTA宅,情感依赖症患者,高中党,最近在补《黑执事》和《无头》中,哥特控,文笔很渣,不太懂得怎么和别人交流不过如果有人和我聊我会很开心的。

山丘的那边(SJS,ASK)

又开坑了,脑洞,推理向,黑暗向,便利屋设定,小学生文笔,ooc可能有,轻喷。

==============================================


序言(上)

雪愈下愈大,转眼间已经在门口堆成了一个个小雪堆,相叶雅纪望了望窗外,重新燃了壁炉,又回到书桌旁拿起笔,四周静悄悄的,只剩下笔尖划过纸页时发出的“沙沙”声。

“呼,好冷。”半晌,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伴随着一阵冷风,相叶雅纪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手上提着巨大的沃尔玛购物袋的中岛健人佐藤胜利和菊池风磨。

“欢迎回来。”相叶微微一笑。

“路上可真是要堵死了。”菊池风磨一边从购物袋里取出速冻意面和新鲜蔬菜一边抱怨道,“原本半个小时的车程居然活活堵了两个小时。”

“不过倒是抢到了不少不错的打折商品呢。”佐藤胜利把一听啤酒递给相叶——临走前相叶再三嘱咐的牌子,“外面雪景很漂亮,相叶君不出去走走吗?”

“不用了,你们年轻人玩就好。”相叶雅纪没有抬头,道,“正好院子也够大,等到雪停了也足够你们堆雪人了。”

“明明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相叶君却老是把自己说得很老的样子。”中岛健人吐槽道。

笔突然停了下来。

“明明大野君也不老嘛,偏偏故意显得自己很大的样子。”

大野君,也有人开始这么说我了吗?

门外,北风依然肆意吹刮着雪花,遮住了门前的牌子。

“转角23号”。

序言(下)

阳光透过亚麻色的窗帘照射进来,松本润缓缓睁开眼睛。

怀里的恋人尚在酣睡,松本润轻轻挪了挪抱枕,让恋人可以睡得更舒服些。

已经忘了上一次这样是在什么时候,只属于两个人的无人惊扰的早晨。

“唔……”不知是不是素来睡眠很浅的缘故,樱井翔下意识往松本润的方向动了动,睁开朦胧的睡眼。

“早安,润。”声音中还带着淡淡的沙哑。

松本润笑了笑,吻了吻樱井翔的眼角。

“早安,翔。”

接着是额头,再然后索性相拥而吻,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彼此。

“这周一起出去旅行怎么样?”餐桌上,樱井翔一边把牛排切成小块一边向恋人询问道,“带上奈绪子一起,好久没有一起出去了。”

“这周的话,电视台有好几个采访走不开。”松本润想了想,摇了摇头,“大下周吧,奈绪子不是一直想去西班牙吗?”

“大下周我们医院有研修活动……”

沉默的气氛在年轻的恋人之间蔓延开来。

松本奈绪子轻轻推开门,又再一次关上,一个人走到房间的一角。

“昨天情报部的人说有人在北海道见到了疑似是他的人。”半晌,松本润突然说道。

“北海道?”樱井翔愣了愣,“他去北海道做什么?”

“不知道,情报部的人也只是说疑似,并没有证据说明就是他。”松本润下意识往松本奈绪子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很麻烦,几乎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樱井翔皱了皱眉,“上级怀疑绿川有精神上的问题,正在申请为绿川做进一步检查。”

“绿川应该不是真正的主谋,有可能只是个替罪羊罢了。”松本润收起餐盘,“过几天我想亲自去一趟北海道。”

“呐,润。”

“嗯?”

“没什么,”像是犹豫了很久,樱井翔起身,“我去医院了,晚上见。”

“嗯。”松本润弯了弯眼角,把餐具放进水池里。

“等到这次任务结束以后,我们就带着奈绪子一起离开这里吧。”

即使樱井翔什么也不说,松本润也能知道。恋人之间的任何细小的想法都逃不过对方。

可樱井翔终究什么也没说。

就算离开又有什么用,但凡彼此一句话,对方就可以立马放下一切一起远走高飞,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崭新的生活,可终究,逃不过的就是逃不过。

逃不出去的,两人对此都心知肚明,索性放弃了挣扎,放弃了给彼此希望。

熟悉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松本润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机,突然愣住了。


《黑色漩涡》

第十三章

拿出房卡,在扫描口轻轻刷了一下,显示身份认证成功。

“是你做的吧。”刚进门,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男子轻轻一笑,转身,关上了门。

“你不是都看见了吗?再怎么说那把剪刀可是在翔那里发现的。”

“你觉得我是在询问你吗?”声音顿了顿,然后,是久久的沉默,只剩下墙上挂钟“嗒嗒”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公寓里。

“你就这么相信樱井翔?”男人从冰箱里拿出两听啤酒,递给他一听,单手拉开了拉环。

“明明大家都是在互相欺骗。”

相叶弯下腰,把柜子最底下的一摞文件夹搬了出来。

之前特地拜托经纪人从朱莉那里借了出来,前几天还特地整理过一次,相叶拿起最上面的一个文件夹,白色的文件夹上用黑色碳素笔写了一行字。

“2003.Arashi.”

一页页百无聊赖地翻开,停留在后几页的时候,相叶雅纪突然愣了愣,好像突然注意到什么,茶色的瞳孔一下子放大。

他从包里找出一只红笔,在照片的右下角花了一个圆圈,向前又翻了几页。

“喂,再帮我一次吧。”

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喃喃自语道。

收到东西,是在一个小时前。

“之前有一个大哥哥送我了一支冰激凌,让我在这里等大哥哥你,他说大哥哥说好会穿一件白色的衣服所以一下子就能认出来,还说如果你出现了就把这个东西给你。”小男孩把一个袋子递给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吃了一半的冰激凌。

松本润接过袋子,道了声谢,本来就猜到那个人不可能会亲自现身,至少知道了对方是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男性。

“接下来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我想这件事你应该会喜欢的。”

摇了摇手上的空酒瓶,樱井翔把它放到了一边,转而又去酒柜里拿了新的一瓶。

明明是自己好不容易用各种途径收集到的好酒,等自己醒了非要疯不可。

或许,自己根本不想醒。

“你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开始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你在和我开玩笑。”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别再往下查了。”

“能摆脱你一件事吗?”

“保护好你自己。”

“我从来没有太阳,所以也不怕失去。”

所有的事情都像是一个个细小的拼图,可是无论樱井翔怎么拼也无法试图将他们拼在一起。

明明还差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就可以完成了,他却毫无头绪,连药都没按时吃导致现在头疼只能一瓶瓶地灌酒。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樱井翔挣扎着站了起来。

“来了,请问……”

“砰!”

酒瓶倒在了地上,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接二连三地碰倒了一个又一个瓶子,一片狼藉。

“只是选择性的,我想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樱井君,其实忘记了,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对于你而言。”

记忆,像是倒带一般。

下一秒,他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人。

“我好想你。”

《黑色漩涡》

第十二章

又是那个人做的吗?

“我还需要做几件事情,而且,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如果你肯帮我,他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这段视频的存在,当然,视频里的内容也是。”

松本润知道这次大野是认真了,但凡是对于二宫的事情上他想来比谁都认真。

“那个……”彻底检查了一遍之后,工作人员有些迟疑指着休息室,“其他地方都检查完了,就只剩下……”

“喂,难道你是怀疑是我们成员做的吗?”相叶雅纪有些生气地看着那个工作人员。

“对……对不起。”工作人员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新人,立刻吓得结巴起来,“我不是这个意思。

“算了,”樱井翔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膀,“之前我一直带在休息室里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如果你想查的话请随意。”

工作人员里里外外地检查了一圈,视线最终停留在了沙发上。

松本润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但却又说不上来。

这次又是那个人做的吗?

明明是很显而易见的答案自己却有些迟疑。

“啊!”

一个尖叫声传来,松本润回过神来,看见女工作人员手里抱着原本放在沙发上的充气枕头,一脸惊讶。

“怎么了?”沙发刚好挡住了松本润的部分视野,松本润刚想走进,却愣住了。

女工作人员突然拿起了一把细长的黑色剪刀,剪刀的上面粘着一些黄色的细线。

“我拿起枕头的时候,发现它在下面。”女工作人员转头,顺着他的视线,映入眼帘的是呆滞在一旁的樱井翔。

樱井翔愣了愣,一瞬间,他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

黄色的碎片……

“我一直呆在休息室里的。”

几分钟以前的那句话回响起来。

“怎么可能是翔呢,”半晌,相叶雅纪干笑了两声,想试图缓解这份尴尬,“一开始可是翔同意让人检查休息室的。”

“对啊,”松本润也连忙说着,心里却早已形如乱麻,“你好好想想有谁进来过……”

“只有我一个人。”樱井翔突然打断了松本润,“我一直在睡觉,应该没有人会把那个放到枕头底下。”

下一秒,樱井翔突然看向相叶雅纪,又立马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我干的。”

“这件事到此为止,”大野智脸色阴沉地面向女工作人员,“还有没有备用的衣服?”

“为什么不继续查下去?”樱井翔声音像是刀子在冰上划过。

“没有查下去的必要,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吧。”大野智转身打算离开。

“尼桑,你怀疑我……吗?”

“我相信不是你。”

“那为什么不继续查下去?明明这个房间只有我一个人。”

“樱井翔,”半晌,大野智回过头。

“如果你今天身体有什么不适的话,我可以找经济人和工作人员商量一下改天再拍你的戏份。”

《黑色漩涡》

第十一章

吃过药,头反而更晕了。樱井翔甚至怀疑自己还需要再去医院检查一次。

“没事吧。”二宫和也递给樱井翔一杯水,“从刚才到现在你就一直不对劲。”

“没事。”樱井翔接过了水道了声谢。

“肯定是最近太累了,”相叶雅纪放下了手中的杂志,“反正松润一会儿结束了那边的拍摄还要和经纪人一起去医院接Leader出院,你先在休息室里休息一下吧。”

说罢,相叶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充气枕头递给樱井翔。

那个人,有一个内部的帮手为他通风报信,报告成员的各种行踪。

那么,会有可能是他们吗?

愣了几秒钟,樱井还是接过了相叶递过来的充气枕头,躺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放心吧,到时候我和相叶会叫你的。”耳畔,似乎是二宫的声音。

关上休息室的门,相叶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早上7:15.

再一次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坐在一旁椅子上的二宫和也,正紧皱着眉头。

“发生什么事了吗?”樱井坐了起来,记忆里他很少在私下里看见那种表情的二宫和也,一瞬间还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翔?”像是停顿了几秒,二宫有些怀疑地看着樱井。看得樱井心里毛毛的,“你刚才,没事吧。”

“刚才?”

“十几分钟,以前。”

“嗯?”

“十几分钟以前我进来的时候,发现你已经醒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你,那时的你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

“十几分钟以前?”樱井翔抬头看了一眼时间——“7:45”,没想到自己只是睡了半个小时而已,只是自己不记得自己有醒过。

“我本来只是想进来拿东西,结果发现翔君你已经醒了,不过你就坐在那里发呆,我进来你也好像没看见似的。我一连叫了你好多遍你才回头。”

“你看见了我,突然对我笑了笑,说‘你是在叫我吗?’我以为你在和我开玩笑,就反问难道你不是翔君吗,结果你说‘明明你们都相处了快二十年了,居然连是不是都分不出来,’我以为你还没睡醒,结果你又躺下了,说了句别告诉翔我来过了,就不再理我了。”

“我,说过这些?”樱井翔皱了皱眉,二宫和也没必要开这种并没什么实际意义的玩笑,可是他自己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

“我……”

“啊!”

“天哪,怎么会变成这样。”

“有没有应急的?”

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接着,喧哗声一下子大了起来。

“出了什么事?”二宫和也推开了门,樱井翔也跟着走了出去,突然呆住了。

外面,站着许多工作人员,一脸愤怒的相叶雅纪,不知所措的经纪人,刚刚赶来的目瞪口呆的松本润和大野智,以及……

一地的黄色碎片。

二宫和也黄色的演出服,被剪成了一块块的碎片。

樱井翔望着地上的碎片,突然觉得似曾相识。

“谁干的?”

“这次,一定要彻查。”

大野智的声音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基本上这章写完四分之一的剧情就揭开了,接下来的内容会有很大反差)

《黑色漩涡》

第十章
晚上,樱井翔又做梦了。

梦里,他来到了一个没有窗户和门的房间,四周空空如也,只有一个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正背对着他埋头在一张桌子上。

“那个……”

刚想说什么,画面中又出现了另一个男子,男子像是恶作剧一般走到黑衣男人的背后,用手轻轻遮住他的眼睛。

“在忙什么?”男子轻轻地说道,樱井翔皱了皱眉,突然觉得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突然,他回过头来,直视那边的樱井翔,轻蔑地笑了笑。

当樱井翔真正看清男子的脸时,男子的头部突然流出血来,开始时只是一小股,后来直接变成了血崩。

血流到了地上,越来越多,像是要把一切淹没。

突然,四周,一下子黑了下去。

看不见眼前的路,樱井翔索性随便朝着一个方向走着,突然,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弯腰捡起,是一块绿色的碎片。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公寓的天花板。

这是第几次,一觉醒来,便是白天。

起身,刚要准备早餐,眼前的东西突然使樱井翔愣住。

桌子上,摆着一个白色的信封。

又来了吗?

拿出信封,封面上依然是“致Sho”的字样。

樱井翔只觉得自己拿着新的左手颤了一下。

好像从哪里,见过这个字体,也是以一种这样的形式。

“致Sho。”

“哎?明明都已经是21世纪了,居然还有人写信。”

“你不喜欢吗?”

“是别人的话当然不喜欢,不过,”少年仰头,“如果是你的话,无论怎样都没问题。”

脑海中猛地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与其说是画面,不如说是几个细碎的场景拼剪成的劣质品一般。樱井翔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回过神来。

打开信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照片的背面。

“受伤了吗?手没事吧。”

只有短短一行字,再无其他。

这算是,关心?

樱井翔一脸疑惑地转向照片的正面,场景是昨天音番的录制现场。

照片拍得很近,应该是从远处不断放大镜头拍下的,看站位情况应该差不多是受伤的时候。

相叶和自己站在前排,二宫和松本在后面,樱井发现二宫在看着与镜头相反的地方,有些不解,但由于照片的面积有限樱井无法看到二宫当时的视野。

从上一张照片,他就一直在跟踪自己吗?

像鬼魂一样。

感觉到信封里还有一部分突了出来,樱井索性一股脑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一张折叠起来的不规则白纸掉了出来。

慢慢展开,铺平,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精致的剪纸,一个小男孩牵着小女孩的手,手牵着的地方成了一个心的形状。

《白夜行》中的剪纸。

又是《白夜行》,樱井翔拿着剪纸,回忆着前几天书上的内容

如果,这个寄信人想暗示自己是桐原亮司,会不会在自己身边还有一个所谓的“唐泽雪穗”。

一个负责提供情报的人和一个负责具体行动的人。

拿么,推Leader下楼,拍下照片,知道四人的站位,这一切都说得通了。

只是……

樱井翔抿了抿下唇。

全部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只有他们了。

《黑色漩涡》


第九章
双击“TK”,里面只有一个视频软件。
里面的画面有些模糊,似乎是用手机录下来的,年份也有些久了,还有略微的杂音。松本润皱了皱眉,耐着性子往下看。
突然,画面逐渐清晰起来,首先进入视野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的背影。
“你确定吗?”
“那天可是亲眼看见那两个人一起上的楼,应该早就已经同居了。”
又一个声音想起,松本润愣了几秒钟,手上的鼠标“啪”的一声摔到了地上,红色的亮光断断续续地闪着。
“不过你倒也真够狠的,为了自己连成员都可以卖。”中年男子“嘿嘿”笑了一声,像是一种轻蔑。
“我已经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了。”声音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下一秒,镜头突然掉转了方向,松本润眼疾手快“砰”的一声合上了笔记本,拔掉了电源。
仿佛世界从此都安静了。
早已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本来以为,这件事已经永远不会有人知晓了,起码,活着的人永远不会了。
明明,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几乎是颤抖着撕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小纸条。
Kho@……
像是一个邮箱账户,不敢再打开笔记本,此时那台笔记本就如同他的魇一般。松本润用手机登录了那个账号为Kho的邮箱。
邮箱显然已经很久没使用过了,里面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邮件和广告,上一次清理居然还是2005年。
一个个点开,关闭,不放过任何一次接近真相的可能,终于,松本润在一封大约在2小时前发来的邮件前停了下来。
“Dear 松本”
“有没有感觉很惊讶,为了保存这个我可费了很大功夫呢,毕竟是十年前的旧物了。”
松本润往下看,邮件来自于一个未知账号。
“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的?”
“这不重要,不过我想如果这个视频让那个人看到了会不会让事情变得更有趣一些。”
“要知道,被自己当成弟弟一样看待的人背叛,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了的。”
时间像是停止了。半晌,松本润闭上了眼睛。
“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想让我做什么?”
男人把桌子上未写完的白色信封放在一边,望着屏幕笑出了声。
“很简单,松本君。”
一旁的白色信封上,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致Sho.”
把邮件放进了回收站,想了想,还是打算先保留好邮件,松本润点开了回收站。
回收站里,除了那封新邮件,还有一个文件夹。
“Bless my lover”
松本润尝试还原打开,可是文件上设了密码,只好作罢。
文件最后一次修改,是在2005年12月31日。
有时松本润总是觉得,如果12月只有30天,该有多好。

《黑色漩涡》

第八章
已是深夜,周围静得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仿佛下一秒这无端的静便会想蛛丝一般缠绕着你无法动弹。
松本润把鸭舌帽压的更低了些,以免被人看清楚脸,面向着大楼门口,他摸了摸上衣口袋,把信封里的钥匙拿了出来。
“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但出于好意我无法亲自将礼物送给你,我把礼物放在了你和如今的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钥匙已经附上,一个人过来就好。”
明明快要入冬,额头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万一,是骗局呢?但尽然已经来了松本润没有理由无功而返。
银灰色的钥匙缓慢插入锁孔。
“如今的我。”
“相遇。”
自己,曾经见过他吗?
脑海中,猛地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轻轻转动了两下,门“吱啦”一声,开了。
如果是第一次遇见那么一定是几天前大野出事的二楼安全通道,二楼的监控录像已经被关闭,松本润几乎很顺利的到达了,现在楼梯口上,他闭上眼睛,一刹那,他突然听见了一声声“咚咚”的脚步声。
“咚咚……”
脚步声像是伴随着自己的呼吸频率,声音一下又一下的变大了。
仿佛,那个脚步声的主人,就在自己的身后。
松本润慌忙睁开眼睛回头,后面什么也没有,脚步声亦突然停了下来。
错觉吗?
一脸找了几遍,都是以失败告终,松本润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一开始便找错了地方。
第一次相遇。
在更早的其他地方自己还有见过他吗?
突然,松本像是想起了什么。
洗手间离安全通道很近。
水池的上面,原本悬挂着的镜子被取了下来立在了地上,原本镜子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暗格,里面放着一个盒子。
这还是松本润第一次知道这个暗格,他调了调手电筒的光线,慢慢走进。
白色的方形纸盒子上,写着两个大写的英文字母。
“TK。”
地上的镜子里,慢慢出现第另一双鞋子。
本想再细细检查一遍,奈何时间已不早,松本润决定赶紧离开。
刚回到车上,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手机,映入眼帘的是“大野”的字样。
想了想,挂断了电话,腾出另一只手从收纳盒里消除一把美工刀割开盒子,盒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信封和一个小小的银色U盘,在车内灯光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白光。
电话那头,从彩铃变成了忙音,大野再次看了一眼车子的车牌号。
刚才从大楼里走出的那个人,是他吗?
可能只是错觉吧,一边安慰道。
回到家,来不及换下衣服。松本润急忙打开笔记本,把U盘放了进去,刷新了几遍后显示出现了一个新的磁盘。
“TK。”
又是TK,像是一个人名字的首字母。光自己认识的“TK”便有几十个,更何况自己还不知道“TK”的真正意义。

《黑色漩涡》

第七章
其他人一起陪着樱井进了医院,松本润呆滞地站在医院的大门口,因为还是工作日的上午所以并没有多少人进出,他戴上口罩,呼出的热气一次又一次形成白色的雾气糊在大大的圆框眼镜上,模糊了视线,又马上消失殆尽。
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拿一句“巧合”轻而带过了吧。
上一个是大野智,这次是他。
是那个人吗?
在舞台上的时候,他距离相叶雅纪的地方很近,他看见了。
钢板上有明显的切割过的痕迹,显然是人为干的。
新曲原本是普通的五人站位,因为大野智不在的缘故临时修改成了四人站位,这件事事前知道的人不多。
“你应该知道吧,我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如果他想伤害特定的一个成员,那他的目标又到底是谁,相叶成了谁的牺牲,还是单纯只是一个劣质的障眼法。
如果不是樱井把相叶推开,或许那块钢板就真的砸中了也说不定。
“可恶,还是被那个人钻了空子。”松本润咬了咬牙,攥紧了拳头。
正想着,医院的大门突然被打开,经纪人一边絮叨着三天后要过来换药一边检查着塑料袋里消炎药的品种,一脸抓狂的表情,樱井翔低头跟在经纪人后面,整个手掌被包成了粽子形,由于和松本润一样带着口罩松本润根本看不清樱井翔的表情。
“这次差一点我和小翔就被砸到了。”相叶雅纪想着,还有些惊魂未定。
“所以说你下次能不能注意一点四周,老是让别人操心。”二宫和也一脸担心,“Leader还有几天才能痊愈,这下小翔又受伤了。”
“没事吧?”松本润问道,整个手掌都被包起来了,应该很严重了。
樱井翔缓缓抬起头,直视松本润。二宫和也一脸困惑地看着两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能单独聊聊吗?”
这是樱井翔第一次发现,松本润的眼角有些细小的皱纹。
“你说他们两是怎么了?”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二宫和也眯着眼睛,似乎是在猜测什么。
许久得不到回应,二宫和也转头,映入眼帘的,是正在发呆着的相叶。
眼神紧盯着松本和樱井的方向。
二宫和也明显觉得什么东西已经开始不对劲了,只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樱井翔很怪,松本润很怪,现在连相叶雅纪都开始奇怪起来了。
大约在车上等了20分钟,两人终于一前一后地回来了,接下来几人都还有另外的工作,刚好二宫和樱井的地点顺路便坐在了一辆车上。
几次二宫和也都欲言又止想询问一下那天的聚餐到底发生了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
樱井翔觉得他现在像是被人追赶到了一个死胡同,无论怎么努力都走不出。
头又开始疼了起来,樱井翔翻了翻衣服口袋才发现自己身上一直穿着打歌服,药不在身边。
“头不舒服吗?”见状,二宫和也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樱井翔,“这是前几天相叶给我的,据说对缓解精神紧张十分有效。”
樱井翔接过瓶子,仔细查看确认受伤的人可以服用,道了声谢。
“那个,翔……”
(更不下去了……明明是自己的第一篇文。)

《黑色漩涡》

第六章
今天的工作是录制几天后将要在电视台的音番上播放的打歌歌曲,MC是之前便打过几次照面的熟人,在谈话环节几人很快便像往常一样说起了各种梗。
“这首歌的主题是羁绊,对于羁绊Arashi又是怎么理解的?”
又是这种千篇一律的问题,樱井翔拿起了话筒,准备接之前就说好的台词,一刹那间,他猛地感觉到头晕。
奇怪,明明药量已经加上去了。
“樱井君?”见樱井翔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不对劲,一旁的MC小声提醒道。
“羁绊的话,我觉得分为好多种,像我们成员彼此之间也是一种羁绊。”
下一秒,松本润像条件反射一般拿起话筒说道,微微侧身挡在了樱井翔面向的摄影机前面。
“作为一个已经结成17周年的团,Arashi一定对于羁绊这个词有更多的诠释,那下面,我们来一起听一下……”
“没事吧?”二宫和也微微探头,用几乎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樱井翔点了点头,抬头,映入眼帘的松本润衣服的黑色布料。
原本是五人曲如今少了一人,四人只能用临时的站位来不断补充大野的站位。二宫和也只觉得有些头大,明明事先还排练了好几遍。
“吱吱……”
“吱吱……”
二宫和也不知道这种奇怪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只是觉得有种莫名的毛骨悚然感。转身的瞬间他的眼神停留在了舞台外的角落的阴影处。
有一个身穿staff服装带着口罩和鸭舌帽的男人,正在对他挥手。
他在干什么?
“吱吱……”
“小心。”
“砰。”
“砰。”
下一秒,相叶雅纪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什么……
二宫和也猛地回过神来。相叶雅纪趴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刚想说什么。突然愣住了。
眼前,是左手汩汩流着血樱井翔一脸痛苦地躺在地上。血流到地上,弄脏了原本的白色舞台。
旁边,是一块厚钢板。
二宫和也下意识回头。
“不见了。”
(PS:下周虐哪对CP好呢,提点建议吧。)

《黑色漩涡》

第五章(下)

二宫和也一脸费解地看着车上有些反常的三个人。

如果是平常起码会在途中聊些什么,再不济也是谈论工作上的事,今天三人之间居然连句起码的寒暄都没有,二宫和也记得无论是樱井翔还是相叶雅纪上车的时候都没有打招呼,松本润从刚一上车就一直在看手机,连头都没抬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个,翔。”最终,二宫和也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突如其来的声音传来,松本润拿着手机的右手下意识抖了一下,把耳机的音量调至静音。

“什么事?”樱井翔抬起头,把手中的书合上。

“嗯……昨天的烤肉店怎么样?”二宫和也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想起来昨天三人有一起去吃烤肉。相叶雅纪的头突然抬了起来。

“挺好的,烤肉的味道不错。”樱井的声音迟疑了一下,二宫和也注意到他的眼神一直望向松本润的地方。

“下次的话,Nino和Leader也一起来就好了。”

“是吗?”二宫和也笑了笑,“真可惜啊,昨天说好要给Leader送饭的,早知道我也去了。”

“不过这次的酱料实在是太辣了,翔桑一直在说‘好辣好辣’的。”相叶雅纪忍不住吐槽道。

“喂喂,明明只有你和松润这种才会觉得那个东西不辣吧。”

“明明连服务员都说了那只是微辣。”

二宫和也愣愣地看着斗嘴的两个人。

是我多想了吗?

松本润低头看着手机里昨天大野和二宫的自拍。

放食物的桌子上有个玻璃杯,刚好可以反射到门的位置。

倒映着一个人的人影。

松本润皱了皱眉。

“我觉得与其说是情侣,倒不如说这两个人是一种羁绊。”

“羁绊?”

“其中一个人毁灭了,另一个人就会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所以这种结局才是最可悲的。”

“你说,我们会变成那样吗?”

回过神来,面前再次摊开的书一直停留在一页。

记忆里,那是樱井翔第一次读《白夜行》。

他给他的。

那时的版本还是最老的一种,还没有现在精装版的感觉。那时的自己也没有现在这么忙,两人几乎是一口气花了几个小时读完了那本书。

回想起来,已经是十几年以前了。

“你说,我们会变成那样吗?”